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的由来 > >正文

摆渡灵魂

时间:2019-07-15 来源:奇才公子网
 

苍凉的古渡口,秋风微凉,雁翔长空,枯叶乱舞。矗立在荒草中的一块立碑在风雨的洗刷下已经显得苍老,然而它上面的字纸还是可以辨认的,灵魂渡!三个古朴大字在展示着岁月的沧桑,经历了不知道多少的风风雨雨,它依然挺立在那里见证着岁月无情的沧桑,似乎在向世人诉说着这里来来往往走过的人潮。此时日已西沉,夕阳的余光照把大地染成了一片金黄,碧波荡漾的江面上,波光陵凌,放眼望去一片金黄色,好似一条金光大道向前延伸。

一席蓝衣的落雪星寒行色匆匆的来到了这个不知道荒废了多少年的古渡,当他得知今天晚上这里会迎来一艘渡船之后,还在彷徨的他没有犹豫的来到了这里。日沉西山,乌雀归巢,此时已经荒废了的渡口码头站立着的落雪星寒依然惆怅着,背负着双手遥望眼前江水流向的方向,他知道那是他向往的彼岸。那里可以实现他的报复他的梦想,然而,一想到离开这里的宁静生活,他突然觉得有许多的不舍。然而为了那曾经的誓言,他只能放弃一些东西了。

萧杀依然穿着一直喜欢的黑色紧身衣,腰里挎着一直陪伴自己多年的长刀,步伐从容而有坚定的向那个已经荒废了多年的渡口,灵魂渡走来。当他听江湖上的万事通说起只有这里才能找到渡船到达彼岸,那个可以实现梦想的地方,他没有任何的犹豫放下了帮会的一切事情向渡口赶来。因为他活着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扬名力万,实现他年轻时候的誓言,不管彼岸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他坚信自己手中的刀会和他一起拼到低。

萧杀!

面对走近的刀客,落雪星寒惊讶的喊出了那个令无数人恐怖的名字。这个名字的出现总是带着血腥,带着杀掠。然而,却让许多在江湖拼搏的人发自内心的敬佩,没有人愿意跟一个只求目的不管手段,不计代价的人争斗。知道萧杀的人到知道他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可以连自己也杀掉的人,一个疯狂的刀客,一个连自己都随时准备牺牲的刀客,一个只为目的不求过程的刀客,有多少人不怕呢?然而在这种地方遇到了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落雪星寒只能是无奈的祈祷上天不要让他和自己发生****了。

萧杀听到别人能认出自己一点都不惊讶,像他这样的人早已经习惯了从别人眼中看到的惊恐。只因为他带给别人的大多是血腥的杀掠,他只是一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然而看见别人因为自己身上的杀气而发颤时,他的心更加的孤独了,也更加的冷了。

落雪星寒!

没有想到会在这里会遇到你!

萧杀冷冷的说道,丝毫没有理会落雪星寒脸上的苦涩笑容。

落雪星寒能说什么呢?本来他和萧杀之间就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似是敌人又是朋友的两个人。如果说世界上有还有一个人最了解萧杀,那落雪星寒无疑是第一人。而萧杀对落雪星寒的了解也和对方了解自己一样。只是很多时候他都看不起这个只会舞文弄墨的多情书生,而他也知道落雪星寒也看不习惯自己的血腥杀掠。于是,两人成了一对冤家对头,只是身为刀客的萧杀虽然有能力杀了常常气得他半死的落雪星寒,但是,奇怪的是他从来没有过杀对方的念头,而落雪星寒也知道自己不没有能力阻止萧杀的杀掠,却每次看见他动手学人都气得半死也只能用言语气对方,最后也奈何不了对方。

夕阳下的渡口一片的宁静,站在渡口上的两人都陷入了沉默,谁也没有想打破这沉默的举动。虽然,每当相遇两人总有一番争吵,此刻却有默契的都选择了沉默。来到这里的人都想离开这个迷情大陆,到彼岸去寻找自己的梦想。这里除了背叛就是杀掠,除了杀掠就剩下背叛。一个让人疯狂的地方,一个让人迷失本性的地方,当他们接到可以乘渡船离开的消息没有人会再留恋这里。

秋天的风嬉戏着落叶,卷起枯黄的叶子漫天飞,夕阳快沉到山那边去了。等待渡船的人心情也在转变着,萧杀冰冷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然而,不断远跳的眼神出卖了他内心的着急。一边的落雪星寒看着快要黑的天,眉头也不禁紧锁,那双带着雾气的眼睛似乎更朦胧了。远处的江面上波光凌凌,那见丝毫渡船的影子?船没有等到,却等到了一个老僧,一声洪亮的佛号惊醒了忧自暗自着急的两人。这时他们才注意身后多了一名老僧,只见他身上披着一件金黄色的袈裟,手里摆弄着一串佛珠。一双半旧的佛靴一尘不染,脸上皱纹交错似乎在诉说在岁月的无情沧桑,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似乎看破一切红尘烦恼。如果你不注意你会忘记了它折射的沧桑,它看破世情的明悟,还有那深藏其中普渡众生的慈悲。

落雪星寒注视着双眼睛时,感觉自己投入了一片温暖的阳光中,似乎他能看透你的一切,似乎它能包容你的一切,包括你的忧伤,你的伤痛……它的沧桑,它的慈悲足以让任何人敞开心胸……落雪星寒的脸在抽搐着,似乎在抗拒着什么?眼睛忽明忽暗,最终他痛苦的选择了闭上眼睛。面对老僧那锐利的双眼,他过往的一幕幕在脑海里面一一浮现。像一把匕首狠狠的在他愈合的伤口上一遍又一遍的肆虐着……当他再次睁开眼时,眼神多一几分疲倦,然而却折射出更多的倔强。只是这一些都隐藏在那浓浓的雾气下,而此刻雾气却更加的的浓郁。如果老僧的眼睛是太阳,可以化开一切迷雾。但它却穿不透浓云。看着落雪星寒的双眼比刚才还浓郁的雾气没有人听到老僧内心的一声叹息。他慈悲的心不犹多了几分的怜悯,随着那内心的一声叹息,他的眼神多了一分沧桑的明悟。苍老的身影显得有点失落,而日渐西沉的夕阳把他单薄的身影拖得长长的……

萧杀听到老僧那声佛号时惊得握刀的手一把冷汗,要是敌人,或许他早已经躺下了。终日撕杀的人是不能有丝毫的懈怠的,一旦他的反应慢了,那等待他的就是敌人的刀锋,还有自己的鲜血……一想到自己的疏忽,他握刀的手握得发白,内心不断的警醒自己,他能成功的活到现在不是靠运气……能建立一个不小的帮会更不是靠别人眼中的拉关系……

萧杀看着老僧苍老的身影,把紧张的心神松懈了下来。突然,他刚刚松懈下来的心神再起震动,注目老僧的双眼,好象一把闪电般的刀射进了他的内心。那曾经受的委屈,那曾经受的伤,那股不屈的怨气都似乎被分解了……那老僧的眼神突然又温和起来,开始抚慰萧杀受伤的伤口,开始抚平他的怨气……仁慈地教导他放下心中的怨气。他握到的手开始颤抖,他的脸在不断的挣扎,似乎还有不甘,似乎还有不屈……他痛苦的一遍一遍挣扎着,脸上痛苦的表情无不泄露着他内心的挣扎。突然,他拔出了长刀,在手上划了一道口子,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衣袖……手上的伤口痛得他脸不挺的抽搐,只是握刀的手却更有力了,眼神也露出了从没有过的坚定,一脸的不甘和不屈!手中的刀没有丢弃,心中的信念没有变,变的只是他的心神更加的坚定,变得是他的眼神更加的冷漠,还有那一点点温情被埋得更深……

老僧的眼神流露出惊讶,本来已经显得疲倦的眼神流露出一丝不被察觉的欣赏,似乎没有被自己的挫败而颓废,当他施展心神感应之法想用心神上的感化来渡此二人进佛门,但是却被两人坚定的心神挫败了。他已经明白此而人心中所执着的信念再也不是自己施展一个小小的心神感应之法所能感化得了的,如果这两个迷情大陆上最富传奇色彩的人物能这么的轻松被自己感化,自己的祖师也不会亲点自己来这个荒凉的古渡口来感化两人了。但是,一想到自己的任务,他不禁苦笑连连,原以为可以感化两人放下心中的执念,却没有想到却让他们的心神更加的坚定,看向两人的眼神不再那么的有神采,没人注意他苍老的身影比之前更加的重几分。

大师也来等渡船?

还是最儿童癫痫权威治疗先恢复过来的落雪星寒耐不住疑惑开口询问,谈谈的语气看似不经意,其实是带着防备的试探老僧的来意。谁让老僧一来就开始那种感化之法呢?面对别人的“攻击”聪明人在不知道情况下通常是先试探为先!

不,我是来渡人的!

老僧略带疲倦的回答,显然没有完全从刚才的失败中恢复过来。

渡人!哈哈……

大师在说笑吗?落雪星寒带着一丝嘲讽反问老僧。一旁的萧杀还是一脸冷漠的神情,但是内心却稍稍提高了防备,谁也不知道这突然出现的老僧是什么目的。防范之心不可有,只是没有人从他冷漠的神情看得出他内心的计较罢了。

老僧把两人的神情尽收眼底,坚定的眼神告诉落雪星寒他是认真的。

看着老僧一丝不苟的神情,落雪星寒有点想笑,笑老僧的愚昧,妄想渡化他。一旁的萧杀的神情也尽落落雪星寒的眼底,他不禁有点微怒萧杀的袖手旁观,把一眼就看出难缠的老僧丢给他来应付,他却一个人落得清闲。他虽然不讨厌老僧,但却不想一个人受苦,于是便用手指着闭目养神的萧杀说道,大师还是渡化他吧,此人一身的杀气,恐多造杀虐,渡他即是救人无数。

老僧听完落雪星寒的话,谈谈的笑着看向已经露出得意神情的落雪星寒,以为自己计谋成功而沾沾自喜的落雪星寒那知道老僧并不理会他的话,眼神一直注视着自己,好象一头饿狼在审视一头小羔羊一样。眼里透露出的信息表明你好欺负点……

落雪星寒气愤的瞪了一眼老僧,随带连闭目而立的萧杀也在心里狠狠的骂了几遍开始认真面对难缠的老僧。看着老僧眼里面得意的笑,令他生厌,他恨不得上前就给他一拳,让他成为国宝动物。

无奈的,落雪星寒看着一副就欺负你的老僧,脸上的得意消失了,眼神开始折射出狡猾的光,然而这一丝神光却被那终日浓郁的雾气所遮挡住了。转真背对着老僧,他的眼神开始流露出超越年龄的沧桑,老僧看着这个背对他的年轻人,他单薄的身影在秋风中显得是那么的落寞,一阵浓郁的忧伤色彩笼罩在他全身,夕阳的余辉拖着这个单薄的身影长长的投射在渡口码头上。看着已经沉下半边身子的夕阳,落雪星寒似乎陷进了回忆中,自始至终摆脱不了情字的枷锁,敏锐的感情,多愁善感的情怀,一颗忧伤的人,孤独的灵魂,爱了一场,黯然回身,再回忆往昔已经沧海桑田。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已经成为回忆里面的誓言,成了岁月的刻刀,一刀一刀地刻划着那刻骨铭心。爱得刻骨铭心,痛得也刻骨铭心;痴狂年少的过往,书生意气的曾经,都随水而逝,独剩我一个人看潮起潮落,看沧海桑田,看日出日落……

大师,你懂爱吗?

老僧被落雪星寒突然冒出的问题楞住了。自小出家的他没有经历过感情的波折,他又怎么能回答落雪星寒呢?一旁闭目养神的萧杀听了这句话却心神震动……内心一个模糊的影子慢慢的清晰起来,不断的侵袭着他坚定的心神,他的心灵……直到占满他整个身心。

落雪星寒没有注意身后老僧的窘态,自小所受的佛门教育便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万般皆如梦幻泡影。”似乎爱是跟色挂钩的,但仔细一想却不不对,于是,聪明的他选择了沉默,假装没有听到落雪星寒的问题。

落雪星寒似乎没有等老僧给他答案,自顾自的诉说着

情之系与物,衡生爱,做为万物之灵的人余情爱之中繁衍下一代,在情爱之中产生亲情友情,还有爱情……爱施之与物不是为了索取,而是为了对方更好的活着,开心幸福的活着。爱不是为了得到,而是付出……

落雪星寒说着说着突然住口了,跟一个和尚谈情说爱不是对牛谈琴么?一阵哭笑过后,他转身面对老僧,见老僧一副耐心倾听的神情,显然是自己刚才的话让对方听得入了神,现在还没有回转。此时,刚才还一身忧伤的落雪星寒不禁想笑出声来,一位得道高僧在倾听别人谈情说爱别提多荒谬绝伦了。整理下思绪,不理会一旁已经陷进回忆中的萧杀,开始想法子打消老僧渡人的目

大师要渡我们去那里呢?恢复了心境的落雪星寒向老僧提问

佛门极乐世界!老僧脱口而出说道,显然这一些经常被他挂在嘴边。

在何方?

西方

何为极乐?

无忧无虑

何为忧?何为虑?

这……

老僧似乎被难住了,这世上谁由能说得清什么是忧愁,什么是忧虑呢?世人自存在思想便开始产生欲望,有欲望便会有烦恼,烦恼是跟着欲望而增长的。而人另一半的烦恼便是我们的记忆太好了,不懂得遗忘!

心达空明则无忧亦无虑。情急中老僧便拿师傅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来应付落雪星寒的疑问。这样的答案似是而非,却又叫落雪星寒无可奈何。

大师怎么看人生呢?心知再问下去也没有好处的落雪星寒换了话题。

佛说众生平等,为什么有的人一生出来就有荣华富贵,而有的人一出生便是受苦受饿呢?

佛又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怎么我却看见好人的先死,而恶人却在享受生活呢?落雪星寒是越说越激动,仿佛他心中有太多太多不不甘和不平似的。这一些问题久久深藏在他内心,一直以来看到的听到的都是这样的故事,不断的触动他那敏感的心,此时只不过是找到一个借口找到一个人来宣泄罢了。

看着有点激动的落雪星寒,老僧听完他一连串的提问顿时觉得头大。略整理了下思绪便准备一一回答。突然,抱刀在一旁的萧杀开口道,船来了!谁也不知道他几时睁开了眼睛,更没有注意到他的脸色比刚才略显得苍白,眼神中多了一层雾……

正在对话的两人忘记了身边的人和事情,连渡船来了都没有注意到。经萧杀一提醒,这才注意码头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停了一条木质小船。一位老艄公正在整理船上的东西,微佗的背影显示他经年累月的操劳,鬓上斑白的头发和脸上被风吹日晒显得黝黑的皮肤见证着岁月的无情。远远的,他向众人打了声招呼开始准备即将开船的事宜。

此时,月亮早已挂在了树梢,月光透过树的缝隙照射到一旁的萧杀身上,显得那么的宁静。旁边的两人也奇怪的感觉到了萧杀身上的杀气好象突然消失了,注目萧杀,只见他遥遥眺望那来时的路,脸上有一中任何都都没有见多的凄迷,他坚毅的眼神中有一丝丝牵动人心的柔情……落雪星寒突然露出了慧心一笑,他已经知道萧杀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神情,也许只有一个人可以让萧杀放下身上的杀掠气息,那个叫蝴蝶的女子……只是离开这里以后,还有谁能令他放下他手中的刀呢?突然,萧杀感应到了众人的目光,当他看向落雪星寒的时候一抹淡淡的绯红爬上了他的脸,在他本来冰冷苍白的脸上是那么的耀眼……叹息一声,落雪星寒带头走向渡船。

老僧犹待开口,落雪星寒见状甚觉头痛,一边走向码头的渡船,一边开口问道,大师说的渡人是个怎么样的渡法?老僧听后便乐了,这个问题简单多了,一边随着两个人走向码头一边开口回答

老衲看两位施主都是深具慧根之人,恐怕人世间的苦难已受了不少吧?难道还不能看破这三丈红尘中的得失?何不投身我佛摆脱这因果循环呢?老僧语重心长的说着自己心中的感悟。自己出家后便跟随师傅四处游历,老僧看到过太多的悲欢离合,生老病死。天生善良的他不断地寻找众生疾苦的根源,曾渡化了许多执迷于人世纷争不可自拔之人,因此他更坚定的相信选择佛门是儿童癫痫比较佳治疗方法正确的。

酸甜苦辣乃生活用于磨砺人心志的,人生并不是完美的,没有经历磨难,没有经历挫折,怎么显得成功的喜悦呢?得到与失去不过是一种心态罢了,没有得到何言放下,没有失去过怎么懂得拥有的珍贵?生老病死,悲欢离合那是世之常情,谁能躲得过?谁能逃得开呢?难道大师以为投身了佛门就可以摆脱世之常情?说完落雪星寒别有婶意的看了萧杀一眼,而后者则是一成不变的冷漠神情,让人看不透他内心的思绪。

施主似乎过于执着了,老衲也没有料到施主竟然已经看得如此透彻,说明失主慧根深啊!与佛门乃有缘人,老僧仍不死心的试图劝说。

执着的或许是大师吧?我已无心向佛,或许这三丈红尘中有太多的不公,有太多的坎坷与磨难。我并不想逃避,岁月的洗涤只会让我更加的成熟更加的睿智,我追求的是一种人生的完整,而不是一个逃避的弱者。现在的佛门有多少人是一心像大师这样诚心理佛的呢?有多少人是生活的逃兵而逃进佛门?用佛门来逃避红尘中的烦恼,大师你敢说他们的心是空明的吗?你敢说他们是无欲的吗?

老僧听完落雪星寒的一席话沉默了,人都是欲望的动物,要做到没有欲望恐非易事。现在佛门所收之徒都是在红尘生活中的失意者居多,说他们投身佛门是为了逃避并不为过。握刀随行的萧杀听完了也不禁暗暗点头,逃兵实乃他所恨也!

没有想到施主的境界已直达本心,不拘与外物,看来失主已经到达了我佛门的“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的境界了,只是可惜了……老僧发出了长长的叹息,似乎是可惜了这么一个深据慧根的人而继续沦落红尘而受轮回的磨难而惋惜。

大师过奖已,你我都是在修行,只是目标不同罢了。我在红尘中打滚实乃心中还有许多的牵挂,况且情之一字我仍解不开,是已无缘我佛,是我的福泽浅薄而已。待我放下身心的一切,一定登门造访大师,到时候我们在煮茶秉烛夜谈。

老僧听完只是不住的摇头叹息,为自己的佛法不够感化对方,也为不忍心看落雪星寒在红尘中继续沾惹烦恼!

老僧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萧杀身上,萧杀马上感应到了老僧的目光,未待老僧开口,他自己便已经开口说了

老和尚,你死心吧!我心中无佛,我心中只有刀。我练刀十余年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独领群豪,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为报师恩为报那些在我成长路上帮我阻挡风雨发亲人和朋友……说到这里内心又泛起了那张纯真的笑脸,只是他很快便把她深埋在了心底那最深处。

我不信什么佛能普渡众生,我也不需要佛来渡我。我只相信我手中的刀,如果谁敢阻挡我,我就佛挡杀佛,魔挡杀魔。

老和尚及落雪星寒被萧杀身上散发的凌厉锐气逼得一身冷汗,此刻的萧杀犹如一把出鞘的宝刀,锋芒毕露。

刚则易断呀,施主想过没有,如果你遇到的佛,你所遇到的魔并非你所能敌对呢?

维死而已!冰冷的语气透露出一顾决绝!萧杀冷冷的回答道。

老僧听完后不住的摇头,愚昧啊!这是他内心的叹息!

不你后悔?老僧似乎不死心的试探着问道。

没有什么后悔的,我为我追求的目标而亡,死得其索。此生如果叫我苟活而碌碌无为,不如提刀去拼搏一番,死又何妨?我但求无悔!说罢别有深意的看向落雪星寒,似乎在回击刚才对方的一眼!而后者则被那句“但求无悔”给震撼了,似乎陷入了某种思绪中。对萧杀带着点挑战的眼神似乎没有看见!

执迷不悟啊!老僧无限的惋惜道,似乎不忍一个大好青年沉沦欲望海而身亡。

渡船上的艄公已经做好了准备,却告之众人因为来的时候船遇险而破损现在只能渡一个人。众人被艄公的话惊呆了,等了大半天到最后却被高之只能渡一个人,要知道选择了这个灵魂渡的人如果在第二天黎明来临之前上到渡船,将会魂飞湮灭。此渡口不知道何年何月才有一艘渡船经过,要到彼岸非做船不可,而能到彼岸的船也只有这里有。这时候萧杀的呼吸开始急促,他心里开始冒火,等了半天却等到这个结果,实在不能不令人发火。而落雪星寒脸色开始发白,只是脸上却是一脸的镇定模样。一旁的老僧却是很平静,没有一丝的感情波动,看不出他内心的想法。

此时已经是午夜过后了,浩月当空,秋风肆虐着树上的枯叶,然而渡口的码头却是一片的寂静,偶尔几声睡不着的怪鸟发出几声怪叫,之后又是一片寂静。站在码头上的几人都没有说话,都选择了沉默面对接下来的困难。就在众人沉默之际,突然一声虎啸由远及近,一头斑斓大老虎来到了码头不远处,似乎是半也口渴来喝水的,只是没有想到在这平常经常喝水的地方居然出现了几个陌生的人。一时间它不敢过分逼近,只是在离众人不远处观望着众人,口里不停的哈着气,一阵腥风随着秋风吹到了众人处。还在沉默的几人开始出现了惊恐不同的是落雪星寒的脸色更白了而已,身体有略微的发抖。而萧杀握刀的手却因为用力过大而已发白,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不远处的老虎。老僧看着远处不虎视眈眈的老虎,心神具惊,手里的佛珠不知道被转了多少圈,嘴里面不停的念着听不懂的经文,似乎在祈祷佛祖保佑。

船手的艄公看到老虎的时候已经慌了神,不住的催促众人快决定谁坐渡船,否则他就要自己离开了,免得成了老虎的食物。

慢慢的落雪星寒从惊恐中回过了神,身体已经不再发抖,只是手心的汗还没有干。他注目老僧,发现老僧现在仿佛入定了一般,不住的念经。看着老僧赤诚的念经一个作弄老僧的想法在他脑海里面升起……

大师佛门中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无畏牺牲精神,又有舍身饲虎的佛门前辈,以前我一直不相信,不知道大师能否为我演示一二呢?今天大师不防也仿效之呢?已便救我等之性命与为难中。用玩笑的语气说完,便报着看好戏的神情注目老僧!

正在闭目念经的老僧听完这番话,突然睁开的双眼精光一放,让落雪星寒吓了一跳。老僧惊讶的看着落雪星寒,知道这是对方给自己设置的难题,如果今天自己表现不好,难免会被耻笑而弱了佛门的名声。老僧有点无奈的看了落雪星寒一眼,慢慢的转过身面对远处的老虎,那斑斓大虎还在试探的咆哮着,一阵阵的腥风不断吹向众人。在秋风中老僧苍老的身影开始发抖,一想到要自己舍身饲虎,是谁都会有恐惧的。然而,当他的身体渐渐的平静下来好,他会过头别有深意的看了落雪星寒一眼,那带着微笑的眼神好象在说你看着吧!我会向你证明我佛门的伟大的……

不再理会落雪星寒,老僧别过了头一脸神圣的念着佛经走向老虎,脸上没有一丝是感情波动,不惊不惧,不喜亦不忧……落雪星寒惊呆了,他没有想到老僧真的会去舍身饲虎,看着他苍老而单薄的背影,他突然觉得老僧的佛是那么的高大,老僧的形象也在他脑海里面高大起来……只是因为自己的一句玩笑话就让老僧去饲虎,自己的良心怎么能安呢?他冲上前去想拦住老僧,却没有想到有一个人比他更快,那便的萧杀。只是萧杀不是拦阻老僧,而是拔出了整天握着的刀,一声爆喝冲向了老虎。一时间一人一虎战在了一起,尘烟四起,透过那烟雾可以看见萧杀还是占上了上风的,比较十余年的刀不是白练的。落雪星寒注目远处与老虎撕杀的萧杀,被他那冲天的豪情感染了,一时间也觉得热血沸腾……

老僧惊讶的看着不远处一人四虎撕杀着,心中突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原来我也是怕死的啊!老僧不禁在内心苦笑连连,能不死的时候,人才觉得活河南中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癫痫科好不好着的幸福和死的恐惧。老僧在佛法上又有了新的明悟。

萧杀和老虎的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此时老虎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威风,一身到处都是伤痕累累,而萧杀也被老虎抓伤了几处,只是不影响他的战斗!几分钟过后,老虎被制服了,到萧杀举刀正要了结老虎时,老僧却开口劝说其放了,萧杀一怔之后犹豫着最后还是放了受伤没有了锐气的老虎。老僧对着萧杀不住的称赞其公德无量……直到萧杀的眉头皱了起来,老僧才做罢,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和尚都像《大话西游》里面的唐僧一样那么的罗嗦?这个时候我才多么的理解孙悟空为什么恨不得杀了罗嗦的唐僧了!

看着跑远了的老虎,艄公心头的石头放了下来,随手拿起腰际的酒葫芦就喝了几口,看到走到近前的萧杀,赶忙递了上去,一边开口说压压惊。萧杀随手接过,仰口便灌了几口之后便丢给身后的落雪星寒,落雪星寒一笑便接过喝了几口这老白干,一口下肚他的脸已经微红了。看着还在念经的老僧落雪星把手上的酒递了上去,老僧一愣,把酒葫芦挡了回来说,我乃佛门中人,不能破戒。落雪星寒也知道老僧是喝酒的,但是他还是继续递了过去,眼里皎洁的笑着说道

大师乃佛门中人,讲究一个悟字,我也听说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典故。不知道大使可解其意?

施主说得没有错,我佛门中讲究的是一个悟字,但有些门中人穷其一生却未能悟透一些简单的道理。而有的人却能在一瞬间明悟了许多深奥的道理。非其才智高深,实乃其能多用心看世界,多注意外物的本质,而且不被外物所迷惑,久之方能得悟大道。

大师父说的是,但是,放下屠刀之前的佛却在干什么呢?也许在喝酒,也许在吃肉,也许在杀人……但是刹那间的顿悟却看破手中的执着,看怕世情而成就无上佛法,犹如大师刚才舍身饲虎一样的成就了佛。而晚生借问一句,如果大师在此之前破过戒,比如吃过肉,又如喝过酒,那大师还会舍身饲虎吗?落雪星寒狡诈的笑看老僧怎么回答他的话。

老僧听完了似在沉思,这是一个很玄乎的问题,似乎难住了他。但是,片刻之后他用坚定的语气回答道:

老衲能会去做!

说完却看到了落雪星寒一脸的笑意地递过了被自己拒绝了两次的酒袋子,突然他想到了刚才落雪星寒的问题,他有种上当个感觉,无奈的苦笑着,看向落雪星寒的眼神有点无奈。但却多了几份明悟,当老僧接过了酒袋但还是犹豫着没有喝,而一旁的落雪星寒带笑的眼神仿佛在问难道你也是那种不明悟放不下清规戒律的人?老僧无奈的摇了下头,一仰起酒袋就喝了起来,一时间好象有种决绝的豪迈气概。几口老白干下肚,把身上的寒意驱走了不少,酒意上涌老僧的脸上已经发红了。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几岁,只是以前滴酒不沾的老僧似乎有点眩晕了……

大师果然是慧根深远啊!一点即透啊,佛家清规戒律只不过是一种束缚,既然讲究顿悟,又何必拘泥与外物拘泥与行呢?只要我们心中有佛心中向佛,又岂怕外物的侵袭?所谓的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不外如此!又如莲之出污你而不染,乃本心向洁,万物怎可侵?过多的清规戒律只不过是给那一些凡心未死,心中佛心不定的人而定下的。而大师又怎么是这等人所能望项背的?修行讲究的是先修心而后与行,先行而后心那只落与下乘境界了,心之所善而行不拘泥与法。大师认为如何?

老僧现在除了苦笑之外不知道做何而答,心想自己操守了数十年的戒律今天却被人质疑着,还非要逼迫自己破了戒不可,不破还不行!人家已经言明了修行贵在修心而后修行,难道要把我归类与那一些靠清规戒律来约束的门徒?看来这酒不好喝啊!老僧心里哭笑……只是听完落雪星寒的话,他心中更多的是佩服对方的狡诈,一次次把自己推向难堪的地步,却又每次都言之有理。奈何他却无心向佛啊,实在是可惜了。老僧在内心不住的叹息!对于刚刚喝了酒破了戒,听了落雪星寒那番话似乎也没有多大的负罪感,因为老僧在内心已经认同了落雪星寒刚才那一番话,只是他自己不肯承认罢了,毕竟一个对自己操守了数十年被俸为真理的佛门戒律被****了,内心一下子是怎么也接受不了的。

落雪星寒见到老僧已经微微呈现醉态,心里偷偷的乐,把一个佛门高僧给逼迫破了戒律喝了酒,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一旁的艄公见到和尚都喝酒了,以为这也是一位不安心修佛的“酒肉和尚”想来是放不下那美酒的诱惑,看来这里也有一位我的知己啊!当下他兴奋的跑到了老僧面前,开始聊起了他的酒经。老僧这时候别提多尴尬了,只能不断的应付这为表错情的艄公,在他心里已经没有了当前的心情,不住的悔恨自己轻易的破戒,只是追悔已晚咯!

萧杀站在渡船前看着这已经破损了的渡船,现在已经被高知只能渡一个人到彼岸了,而在等船的却有三个人。他不禁有点气愤,一种被上天作弄的感觉,从小都是这样,每有一件事情是如意的。没有一件事情不是自己努力才能实现的,别人身上的运气他从来都没有,我只有手上的刀,从被师傅收留那一刻开始便交给他的刀,师傅告诉他,从此以后它就是你的朋友,你的伙伴。就算全世界都跟你作对,都来背叛你,它绝对会陪伴你,不离不弃!看来,他又决定用手中的刀来决绝眼前的问题了。彼岸他是一定要去的,不管是任何的代价……他抚摩着陪伴了他不知道多少年的刀,那是一把到街上随便花个几百文钱就可以买到的刀,很平凡的一把刀,但是到目前为止轻视过它的人都死在它之下,当它的主人用它斩下了被誉为江湖第二刀客的浪里飞后再也没有人轻视这把几百文的刀。

然而此刻这把刀却挂在了艄公的脖子上,凌厉的杀气犹如实质一般让丝毫没有防备的艄公惊出了一身冷汗。只是冷静下来后他反而笑了,这场面他是见多了,只是不知道多少年了他都快忘记了这种被刀挂在脖子上的感觉。曾经有多少人这样拿刀威胁过他,要他带其离开这里,到那个梦想飞扬的彼岸。然而最后,对方还是乖乖的放下了刀,没有了他谁也不能把船平安的带到彼岸。一旁的老僧被萧杀的举动吓呆了,他也听说过萧杀的过往,听过他的不择手段只求目的,今天他算是亲眼看见了……心中有点不耻对方的行为,但也在惋惜这样的好青年这的堕落落雪星寒看着已经陷进了疯狂的萧杀,他眉头开始深深的邹起来,他感受到了萧杀不达到目的不罢休的决心,他看到了他眼里的狂热,还有那决绝的坚定。面对萧杀的坚决,他突然有点泄气,至少他身上没有这种决绝,如果去到彼岸自己能不能坚持到最后呢?还是被挫折打败被忧伤占据心神?那自己离不离开又有什么区别呢?暗暗的,他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让他灰飞烟灭的决定,从没有过的坚决从他眼神从折射出来。似乎不愿意直面萧杀和一旁的老僧,他被转身,看向那遥远的彼岸方向,用他那低沉的声音缓缓说道:放了艄公吧,这船让你坐!

他的话一说完老僧第一时间惊呆了,似乎不相信放弃的话会从他嘴里面说出来。不住的来回看向萧杀和落雪星寒,似乎想看透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人?当他脑海里面闪过祖师在自己出来的时候说的一席话时,他突然明白了,也许就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个“人”。一个本来应该只能存在一个灵魂的人此刻却拥有两种截然不同性格的“灵魂”,当他们出现的时候也决定了终有一天会有一个人会消失。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看好的落雪星寒会放弃了继续存在的权利,这是为什么呢?老僧的脸上写满疑惑与不解!

此刻的萧杀有点不能相信落雪星寒的话,放弃去彼岸的权利?这是自己所认识的落雪星寒么?这是那个不断讽刺自己,不断挖苦自己的酸书生?他突然有点不认识对方了,癫痫病人的寿命虽然他们之间的了解是世界上任何人都不能比的,只是今天落雪星寒的举动却让他第一次有种看不透对方的感觉。虽然落雪星寒放弃了去彼岸的权利,可萧杀却一点也不感激他,在他眼里这是懦弱的表现,想要的东西就要自己去努力争取。没有争取就先放弃的人,他永远都看不起,怀着这样的思想,他看向落雪星寒的眼神已经带有点轻视了……

落雪星寒感受到了背后萧杀轻视的目光,他内心不尽开始苦笑,自己把机会送给了对方,对方却没有丝毫的感激,甚至还看不起自己……也许自己真的是一个懦夫!从来没有主动的争取过什么,总是在最后失去的时候痛苦,总是躲避在阴暗的角落里面舔着伤口,在寂静的午夜用枕头吸干眼角的泪水……而萧杀却比自己做得好,他从来不知道放弃,从来不知道眼泪为何物!因为他说过他不相信任何眼泪能改变这个残酷的世界,他只相信他那把刀……

这是两个极端对立的两人,却让他们成了同一个躯体的灵魂,不知道是上苍在作弄还是命运的离奇巧合。

然而此刻这把刀却挂在了艄公的脖子上,凌厉的杀气犹如实质一般让丝毫没有防备的艄公惊出了一身冷汗。只是冷静下来后他反而笑了,这场面他是见多了,只是不知道多少年了他都快忘记了这种被刀挂在脖子上的感觉。曾经有多少人这样拿刀威胁过他,要他带其离开这里,到那个梦想飞扬的彼岸。然而最后,对方还是乖乖的放下了刀,没有了他谁也不能把船平安的带到彼岸。一旁的老僧被萧杀的举动吓呆了,他也听说过萧杀的过往,听过他的不择手段只求目的,今天他算是亲眼看见了……心中有点不耻对方的行为,但也在惋惜这样的好青年这的堕落落雪星寒看着已经陷进了疯狂的萧杀,他眉头开始深深的邹起来,他感受到了萧杀不达到目的不罢休的决心,他看到了他眼里的狂热,还有那决绝的坚定。面对萧杀的坚决,他突然有点泄气,至少他身上没有这种决绝,如果去到彼岸自己能不能坚持到最后呢?还是被挫折****被忧伤占据心神?那自己离不离开又有什么区别呢?暗暗的,他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让他灰飞烟灭的决定,从没有过的坚决从他眼神从折射出来。似乎不愿意直面萧杀和一旁的老僧,他被转身,看向那遥远的彼岸方向,用他那低沉的声音缓缓说道:放了艄公吧,这船让你坐!

他的话一说完老僧第一时间惊呆了,似乎不相信放弃的话会从他嘴里面说出来。不住的来回看向萧杀和落雪星寒,似乎想看透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人?当他脑海里面闪过祖师在自己出来的时候说的一席话时,他突然明白了,也许就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个“人”。一个本来应该只能存在一个灵魂的人此刻却拥有两种截然不同性格的“灵魂”,当他们出现的时候也决定了终有一天会有一个人会消失。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看好的落雪星寒会放弃了继续存在的权利,这是为什么呢?老僧的脸上写满疑惑与不解!

此刻的萧杀有点不能相信落雪星寒的话,放弃去彼岸的权利?这是自己所认识的落雪星寒么?这是那个不断讽刺自己,不断挖苦自己的酸书生?他突然有点不认识对方了,虽然他们之间的了解是世界上任何人都不能比的,只是今天落雪星寒的举动却让他第一次有种看不透对方的感觉。虽然落雪星寒放弃了去彼岸的权利,可萧杀却一点也不感激他,在他眼里这是懦弱的表现,想要的东西就要自己去努力争取。没有争取就先放弃的人,他永远都看不起,怀着这样的思想,他看向落雪星寒的眼神已经带有点轻视了……

落雪星寒感受到了背后萧杀轻视的目光,他内心不尽开始苦笑,自己把机会送给了对方,对方却没有丝毫的感激,甚至还看不起自己……也许自己真的是一个懦夫!从来没有主动的争取过什么,总是在最后失去的时候痛苦,总是躲避在阴暗的角落里面舔着伤口,在寂静的午夜用枕头吸干眼角的泪水……而萧杀却比自己做得好,他从来不知道放弃,从来不知道眼泪为何物!因为他说过他不相信任何眼泪能改变这个残酷的世界,他只相信他那把刀……

这是两个极端对立的两人,却让他们成了同一个躯体的灵魂,不知道是上苍在作弄还是命运的离奇巧合。

漠然的,落雪星寒看着站在渡船头等着艄公起锚的萧杀,想着即将远处的这位朋友,他突然有点失落的感觉。自从他开始存在那一刻便感觉到了对方的存在,对方的喜怒哀乐自己都能感觉到,而对方料想也是这样。他知道这种超乎寻常的感应源自他们本源……也许自存在那一刻开始彼此都知道了总有一天他们当中有一个会消失掉。只是任谁也没有想过要结果对方的性命,身为强者的萧杀没有想过,沦为弱者的落雪星寒也没有想过。一个人的生命的消失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即使你独霸了所有留给幸存的你的只有孤独。或许两人都太了解什么是孤独了,谁也不想对方在自己的世界里消失。

艄公手中的浆轻轻一荡,渡船离开了码头,起航了……落雪星寒喃喃自语。

站在船头的萧杀脸色很平静,注目着这片生活了十几年的土地,看着彼此争斗了多年的老“朋友”,虽然不愿意,但内心还是把落雪星寒当成了朋友,一股依恋之情居然让他有种想放弃离开的想法。暗自自嘲了一番自己的儿女情怀,也许真的是跟那个酸书生混太久了,连感情麻木的自己居然也有这样的情怀?看着站在码头注目自己离去的老友,他知道对方的放弃等于是把生的机会留给了自己,同时也把孤独留给了自己……从此以后孤独将永远陪伴自己,不会再有心灵的感应,当自己孤独的时候安慰自己,当自己失意的时候鼓励自己;不会再有人在午夜的时候陪自己喝那烧刀子,陪自己疯狂;不会再有人在自己耳边唠叨自己的不是……

渡船渐行渐远,突然萧杀听到落雪星寒沙哑的嗓音远远的送来一句祝福——祝你一路顺风!

萧杀稳健的身躯在听到落雪星寒的祝福后居然不住的颤抖,也许他们彼此一直争斗不休,也许他们都看不惯对方……只是他们之间那超乎心灵的感应却让彼此都不愿意失去这样一个“朋友”。今天,为了那个彼此都想实现的梦,他们选择了走向彼岸。然而是苍天作弄吗?还是命运早已经做了安排?到达彼岸只能是一个人……

萧杀突然很想知道落雪星寒为什么要把这个机会留给自己,他朝矗立在码头上的落雪星寒大声的问道:为什么你要把机会给了我?

看着神情有点激动的萧杀,落雪星寒那心中的不舍感突然变强了。谁不害怕孤独呢?我不能,你能吗?也许放弃那所谓的梦想回到现实的社会,他们还可以做一辈子的朋友。只是他们彼此都了解对方,如果让那青春的激情在岁月的洗磨下变成垂暮的追忆,那将会成为他们一生的遗恨。谁能忍受垂暮之年回忆里面遗憾的声声责难呢?生为男儿人生的许多选择就不由己了……

落雪星寒强忍着心中的不舍,脸上懒散的一笑回道:那是因为害怕你那把刀啊!

听到如此回道,萧杀怎么可能相信?如果说害怕他的刀,那每次跟自己争执把自己气得半死虽然自己的刀早已经挂在对方的脖子上,还依然淡然处之。这是那个害怕自己威胁的落雪星寒吗?

一阵江风吹来把渡船送远了,萧杀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此刻码头上的人影已经模糊不清了,声音再也送不到那么远。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他会突然之间明悟那答案,也许,他将带着这个疑问直到永远。在他踏上渡船那一刻,答案对他们彼此之间已经不重要了……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